一尾中特官方网站|大堂经理一尾中特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張朝陽玩命降成本 搜狐視頻逆襲有多難

2019年04月18日 07:17   來源:北京商報   

  張朝陽玩命降成本 搜狐視頻逆襲有多難

  因為搜狐視頻和新聞業務,21歲的搜狐集團還在虧損。4月17日,張朝陽(搜狐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視頻CEO)再次強調搜狐視頻低成本的戰略方向,將盈利定為2019年的目標。從搜狐業績表現看,2018年搜狐減虧超20%,搜狐視頻減虧超50%,想要完成張朝陽“搜狐視頻在2019年某個季度盈利”的目標或許不難,但能否持續盈利才是關鍵。

  節流未開源

  21歲的搜狐依然沒有淡化張朝陽的個人色彩,這種強綁定關系在搜狐視頻上最為明顯。跟之前大談“回歸”不同,張朝陽在搜狐視頻4月17日的2019春季推介會上,強調搜狐視頻在走“低成本”路徑,這也是張朝陽近期對外輸出的主要信息。

  根據搜狐財報,搜狐集團虧損從2017年的3.1億美元減少到2.37億美元,減虧超20%;搜狐視頻虧損從2017年的3.02億美元減少到1.4億美元,減虧超50%。

  多方面的成本節約舉措讓搜狐節流成績顯著,不過卻未能實現開源。2018年搜狐營收18.8億美元,僅比2017年營收增長1%。

  跟“同齡人”網易相比,2018年搜狐營收不足后者的兩成。按季度來看,在2018年四個季度,搜狐只有一季度和二季度營收實現同比增長,增幅分別為22%和5%。2018年三季度、四季度,搜狐營收同比分別下滑11%和5%。而在2017年,搜狐營收同比增長13%。

  “今年搜狐要繼續減虧,提高收入,開源節流,降低成本。視頻領域向來燒錢很厲害,所以還是虧損的。”張朝陽直言。

  事實上,搜狐視頻已經開始低成本運營。“往年搜狐的推介會有上海、廣州分會,今年只有北京一場。”搜狐視頻內部人士告訴北京商報記者。成本控制不僅體現在這些細節,在內容制作上的表現更甚。

  “我們進一步介入演員的選拔、簽約藝人,更深度介入制作,這樣可以形成一個閉環的、低成本的內容制作模式。”張朝陽這樣說也這樣做,“我今年的工作時間特別多,在多個業務的第一線,在劇的制作方面介入比以前更深,包括看劇本等細節。”

  優勢漸式微

  “通過自制方式來實現成本降低,同時兼顧平臺發展擴展,對搜狐視頻平臺來說,確實是一個可行性非常高的路徑。”艾媒咨詢分析師劉杰豪認為,“近年來,視頻網站自制內容的競爭力愈發強勁,也逐漸成為視頻平臺創收的重要途徑。在國內網絡視頻領域,搜狐視頻自制劇仍然處于前列位置。”

  不過,搜狐視頻與網絡視頻頭部陣營的差異仍然不小。根據極光大數據《2018年移動互聯網行業數據研究報告》,2018年12月,搜狐視頻滲透率為4.5%,排名在線視頻類第六,行業前三名為騰訊視頻、愛奇藝、優酷,滲透率分別為47.6%、43.6%、29.7%。

  從DAU(日活躍用戶數量)上看,搜狐視頻位列騰訊視頻、愛奇藝、優酷、嗶哩嗶哩之后,排名第五,2018年12月搜狐視頻DAU 680萬,較2018年9月增加80萬。行業前三名在2018年12月的DAU分別為1.2億、8200萬、3680萬。

  當年的網絡視頻三巨頭滑落到二線陣營,“主要是因為搜狐視頻在資本和資源布局上落后了。在搜狐視頻的巔峰階段,主要優勢是豐富的海外影視版權。”劉杰豪說,“但維持版權需要非常高的資本,在其他平臺的沖擊下,搜狐視頻的優勢逐漸式微。”

  正是因為版權價格高企,搜狐視頻包括整個網絡視頻行業仍未盈利。“我們的目標就是搜狐視頻早日盈利,讓集團盡早盈利。”張朝陽已經為搜狐視頻定下時間點,“搜狐視頻預計在2019年某個季度盈利。”

  為了達到目標,搜狐視頻需要在爆款和盈利間做選擇。“我們希望能有爆款,但如果這個爆款需要數億投資,我們堅決不會做。我們的目的不止是為了爆款,還有DAU的成長,還要走向盈利。”張朝陽還表示,搜狐視頻已經找到了盈利的感覺,自制劇《奈何BOSS要娶我》是盈利的,《法醫秦明》也是盈利的。

  唯盈利是瞻

  理想很美好,現實是否如此呢?比達咨詢分析師李錦清認為并不樂觀,在他看來,“搜狐視頻想要實現盈利非常困難,這是一個行業性的難題,視頻網站的帶寬和內容成本居高不下,注定很難實現盈利。就算是短期內實現盈利,也很難保證持續性”。

  搜狐視頻能否實現可持續性盈利對于搜狐至關重要。從具體的業務來看,2018年搜狐品牌廣告收入2.32億美元,同比下降26%;搜索即搜索相關廣告業務收入10.2億美元,同比增長28%;在線游戲收入3.9億美元,同比增長13%,其他收入2.4億美元,同比下降20%。

  除了在線游戲存在行業性利空因素外,其他業務相比均不具有競爭力。對比網絡視頻企業,搜狐2018年品牌廣告收入僅為愛奇藝在線廣告收入的16.5%。

  張朝陽更是直接指出,“在搜狐旗下的業務中,搜狗和暢游均是盈利的公司,但搜狐在渠道和視頻上投入較大,這導致了集團持續的虧損”。

  從時間節點看,2019年,是張朝陽定下的回歸時限,他計劃在2019年讓搜狐重回互聯網中心。在2018年5月的搜狐視頻春夏推介會、2018年搜狐world大會上,張朝陽都提到了“回歸”。在搜狐21歲的生日會上,張朝陽還直言“搜狐已經離開波谷的最低點,要以BAT外的第四股力量重新崛起”。

  按照當下的股價計算,搜狐市值為5.9億美元,而百度、阿里、騰訊的市值分別為594.9億美元、4815.6億美元、4801.1億美元。北京商報記者 魏蔚

(責任編輯:殷俊紅)

精彩圖片

張朝陽玩命降成本 搜狐視頻逆襲有多難

2019-04-18 07:17 來源:北京商報
查看余下全文
一尾中特官方网站 台湾分分彩计划 11选五开奖内蒙预测 极速时时是否有假货 山东11选5怎么赢钱 20选五开奖号码是多少 3d之家近10开机号 神算六肖必中 昨晚六合彩开奖记录 11选5全天人工免费计划 福彩3d近20期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