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尾中特官方网站|大堂经理一尾中特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索賠5000萬 騰訊訴“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不正當競爭

2019年04月18日 07:22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記者 宗旭 每經編輯 陳俊杰

  2014年春節,騰訊在支付領域打出一張好牌,推出微信紅包,微信支付借此打開了移動支付市場,并迅速搶占了支付寶不少市場份額。

  但微信紅包興起的同時,各種搶紅包外掛隨之伴生。畢竟有時候微信群里的人數太多、而紅包個數太少,每次點開紅包卻只看到“手慢了,紅包派完了”的提示信息,也是不美。

  那微信搶紅包能設外掛嗎?騰訊的回答是不能。近日,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受理了原告騰訊科技公司、騰訊計算機公司訴“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運營者不正當競爭糾紛一案。

  要求巨額賠償5000萬

  據了解,這次被騰訊起訴的“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又稱紅包快手軟件)是由掌上遠景公司(A公司)開發、由卓易訊暢公司(B公司)經營的“豌豆莢”平臺提供下載。

  據A公司官網介紹,這款“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支持微信紅包、QQ紅包、QQ空間紅包、支付寶紅包等多種主流紅包,支持紅包鎖屏、紅包提醒、秒搶紅包雨等多種形式;可以實現0秒搶紅包,還有語音紅包提醒“紅包來了”,并且可以自動回復感謝語。

  這對搶紅包外掛的使用者是方便了,但對紅包發放者以及沒有使用外掛的用戶來說,就不是那么友好了:發紅包的人達不到發紅包的目的,搶紅包的人老是搶不到,最大爭議點也在于此。除此之外,還有數據安全問題以及商業道德問題。

  騰訊科技公司與騰訊計算機公司共同訴稱:“微信紅包”最具趣味的關鍵點是“搶”。“搶紅包”本身會帶來微信群的瞬間活躍并激發傳播欲望。正因“微信紅包”具備“錢+游戲+社交”的多重功能,故一經推出便在市場躥紅。“微信”軟件及“微信紅包”功能獲得的市場競爭優勢和商業價值,應依法受到保護。

  首先,在運行“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時,用戶不需要啟動“微信”軟件,可以自動搶到微信里的紅包,使得“微信紅包”的“游戲+社交”功能無法實現,降低用戶對“微信”軟件的黏性,破壞微信正常的運行環境和運管秩序。

  其次,“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非法監聽微信聊天記錄,抓取微信聊天記錄中涉及紅包字樣的信息和微信紅包中的資金流轉情況,嚴重侵害用戶隱私和微信數據安全。

  最后,被告看中原告“微信”軟件超過10億的用戶量和“微信紅包”的市場價值,才研發“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已積累了6000多萬的用戶量。這種傍“微信”品牌,搭“微信紅包”便車,截取原告商業資源的行為,明顯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和公認的商業道德。

  綜上,騰訊科技公司及騰訊計算機公司將兩被告訴至法院,請求法院判令:A公司立即停止開發、宣傳、運營“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的不正當競爭行為;B公司立即停止提供“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下載服務并停止對該軟件進行宣傳的不正當競爭行為;二被告在《南方都市報》《新京報》非中縫版面、二被告官方網站、官方微信公眾號及官方APP首頁顯著位置刊登聲明,消除因其不正當競爭行為造成的不良影響;二被告連帶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人民幣5000萬元。

  不正當競爭是否成立?

  事實上,打擊“紅包外掛”已成騰訊常態。2018年春節前,微信安全中心公眾號發布了一篇《遠離搶紅包外掛,過一個祥和新年》的文章,提到:“一些用戶讓搶紅包變了味 ——有人利用外掛軟件搶紅包,或利用紅包組織網絡賭博從中牟利。”“對于使用包括且不限于搶紅包等外掛軟件的用戶,我們將對違規賬號進行限制賬號登錄處理。”

  據微信安全團隊透露,從2019年1月份至2019年2月2日發布文章這段時間里,就已經對3000多個賭博或外掛使用賬號進行永久封禁處理。

  此外,在《微信個人賬號使用規范》中騰訊也提到,用戶在使用微信的過程中不得進行影響用戶體驗、危及平臺安全及損害他人權益的行為,這些行為中就包括使用搶紅包插件、外掛、軟件或系統。

  騰訊方面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自動微信搶紅包”類的軟件屬于外掛的一種,對此,微信一直堅決進行打擊。盡管騰訊如此表態,但禁止用戶使用搶紅包插件、外掛的理由充分并且合理嗎?

  由于搶紅包插件、軟件帶來的便利性,如今搶紅包軟件已是大多安卓用戶的標配,不僅第三方的APP廠商會開發,手機廠商在自家的應用商店里也會上架自己開發的紅包助手,比如華為推出的“華為紅包助手”。記者發現,魅族甚至把“紅包助手”集成到了系統之內,點擊“設置-輔助功能-紅包助手”即可進行設置。

  除此之外,在華為、魅族等手機應用商店中以“紅包助手”為關鍵詞進行搜索,可以發現有多款不同企業開發的搶紅包軟件,包括騰訊自家的應用寶上也可以發現多款搶紅包軟件。

  從以上可以看出,使用搶紅包插件的用戶不在少數。一位使用過搶紅包軟件的用戶告訴記者,以前使用過,但是擔心被騰訊封號,后來就沒再使用。不過記者注意到,在提及封禁使用搶紅包插件、外掛的微信賬號時,時常與賭博聯系在一起。

  在第一手機界研究院院長孫燕飚看來,這次起訴更多的是騰訊希望通過訴訟來確立自己的“游戲規則”。“現在移動互聯網發展速度太快,很多新生事物邊界和界限比較模糊,騰訊通過起訴讓大家形成認知,哪些東西是騰訊的。”孫燕飚說。

  至于在這次起訴中騰訊提到的不正當競爭是否合理,記者也咨詢了法律界人士。知名IT與知識產權律師趙占領表示,搶紅包軟件實際上算是一種外掛,游戲外掛很多是按照著作權侵權進行處理的。但是搶紅包軟件從技術上來講應該沒有對程序進行修改、侵犯到騰訊的著作權,但是騰訊又要打擊這種行為,才選擇以“不正當競爭”的理由進行起訴。

  但是《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和公認的商業道德”是兜底條款,該條款如何解釋趙占領認為存在異議。“搶紅包軟件破壞了騰訊制定的搶紅包的規則,但是上升到不正當競爭有些牽強。”趙占領對記者說。

  此案件雙方正在訴訟階段,騰訊方面表示,不方便提供太多信息。

(責任編輯:王惠綿)

精彩圖片

索賠5000萬 騰訊訴“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不正當競爭

2019-04-18 07:22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查看余下全文
一尾中特官方网站 下载广东时时 欢乐生肖是什么彩 哪个棋牌软件有二八杠 北京pk10官网在线计划 广东11选5计划大全 开个手机店要多少钱 玩三公的技巧 时时彩后一7码心得 精准3肖6码免费公开 球探体育比分6.5版本